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清明时节祭先祖  

2011-04-05 18:18:13|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节的前夕,风雨飘然而至,淋湿了关中大地,感染着人们对故人的思念和哀思之情。阴霾的天空,忧郁的气息,笼罩着四野,渲染着给先祖扫墓祭拜的隆重日子。清明节,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亲情的无限牵挂,在梦中常常涌现着我对亲人深深的思念。

    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以及婶娘堂兄的墓地都在离村子不远处鲸鱼沟畔的北坡上。爷爷、父亲去世同年,时间永远停留在了一九八二年的黑色记忆里。父亲早走,因一场意外的车祸夺去了年仅四十八岁的生命。爷爷因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过度,忧郁而去。我和母亲一起生活,从小乡间长大,父亲工作在外,见面不多,留给我的唯一印象永远是一副严厉的面孔。当时家境极其贫寒,从父亲在世时对我学习的支持已让我深深感到了父爱在心中的份量之重。爷爷至今停留在我记忆深处的,是父亲去世后那张苍老忧伤的面孔。曾听叔父讲,是父亲的意外离去,压垮了爷爷的精神支柱。在爷爷最后的日子里,父亲的坟头常常会见到爷爷的身影。好长的时间,爷爷都会在这新添的坟头伤心流泪,即使偶尔不语,也会眼角泪滴坐在那里好静、好久而不肯离去。不久,爷爷终因忧郁过度,也撒手人寰,和自己心爱的儿子团聚在了另一个遥远的国度。我和爷爷生活的很久,爷爷最自豪的就是能常常听到老师对孙子们聪慧的夸奖,嘴上虽然不说些什么,可他心里确是乐呵呵的。爷爷虽然已经离开我三十个年头了,可爷爷那黝黑的皮肤,爬满皱纹的额头,腰中常常缠绕着的腰带,还有那永不离身的烟袋和烟锅,至今都让我记忆犹新,这是爷爷在我脑海中最珍贵、最亲切的记忆。

    奶奶和母亲是前几年先后去世的,和爷爷父亲安放在了一起,依然在鲸鱼沟的北坡上,一字排开。奶奶是清朝过来的人了,去世时已是九十四岁的高龄。母亲年龄相对较轻,去世时七十有四,是病魔夺去了她本不该完结的生命旅程。她们的境遇和中国那个年代大多数的农村妇女一样,一生中没有受到过文化教育,但有着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贤惠和勤劳,她们都是在长期的贫穷中走完了一生。

    来到先人们的墓前,看着墓碑上刻着的亲人们的名字,就会想起这一个个名字下曾经鲜活过的生命及每一位亲人曾经的音容。他们留给我们子孙后代的不光是难忘的记忆,还有我们身体里永远流淌着的血液和所接受的孝道教育。长眠于此的亲人虽然一个个已经离开了我们,但逝去的只是他们的躯体,那一张张慈祥的面孔,那熟悉的声音和身影,却永远活在子孙们的心里。

    在此安放着的还有小婶娘及年轻而世的堂兄,和我的父母、爷爷奶奶一样,他们同样和我有着无法割舍的亲情联系,一样是我常常思念的亲人。

    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来到亲人们安息的地方,添上一把新土,划开一匝纸钱,跪拜在亲人们的坟前,用最虔诚的心为逝去的亲人们祭祀、祈祷。借着纸钱燃起的一缕缕轻烟,给亲人们送去远在天国真诚的问候和牵挂,愿亲人们在天之灵永远安息。

    清明节,看得见的,是烟火、是随风飘动的纸钱、是子孙们的虔诚祭拜,看不见的,是子孙后代给亲人们送去的祝福和深深地思念。岁月在飞快的流逝,光阴在无奈中告别,唯有这些已逝去的亲人们的音容笑貌在我的心中永记常现!

  评论这张
 
阅读(1720)|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